内蒙古快三开奖视频

黃克誠與鹽阜老區的那些事

發布日期:2018-11-20 信息來源:字號:[]

  

王義云

 

1940年到1945年,黃克誠在鹽阜地區工作、生活和戰斗了近五年,為蘇北抗日根據地的建設和抗日斗爭的勝利作出杰出的貢獻,他對鹽阜區人民有著很深厚的感情。

結婚時“約法三章”

1940年秋,八路軍第五縱隊司令員兼政治委員的黃克誠率主力部隊挺進淮海、鹽阜地區,策應馳援新四軍黃橋作戰。1010日,與新四軍北上部隊會師鹽城白駒獅子口,打通華北、華中抗日根據地的聯絡,共同開辟蘇北抗日根據地。

194111月,經阜寧抗日民主政府縣長宋乃德的撮合,黃克誠和阜寧縣委書記唐棣華在阜寧縣羊寨喜結連理。

當時,唐棣華、楊純與李風是華中名氣很大的抗日女干部,工作能力很強,被譽為“巾幗三杰”。黃克誠與唐棣華結婚時,他們沒有舉行任何儀式,也沒有擺喜宴,只向幾個好朋友打了聲招呼,就算結婚了。婚房是簡陋的臨時住房,連個大紅喜字也沒貼,床上擺著破舊的軍用被褥。

新婚夜,黃克誠就和新娘唐棣華“約法三章”。他一臉嚴肅地說:“我們就要共同生活了,有些問題需要鄭重地講清楚。第一條,我們都是共產黨員,都要把黨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不能因為婚姻的利益而妨礙黨的利益;第二條,我所處的工作崗位重要,你不能因為要求男女平等而讓我遷就你;第三條,我這里有軍隊的一些文件,還要經常找人談話,你不得打聽你不應該知道的事情。”唐棣華晚年回憶,覺得第一條、第三條都好接受,唯有這第二條有些大男子主義的味道。雖然當時有些不樂意,但她很快便想通了,沒說什么,全力支持丈夫的革命事業。

黃克誠與唐棣華結為連理之后,都堅持嚴格要求自己,堅定信念,互敬互愛,患難與共,風雨同舟,是一對模范夫妻,成為共產黨人的楷模。

一條毛巾剪成兩段用

周恩來曾稱贊黃克誠是管家理財的行家。他說:“他這個人我了解,你給他一萬塊錢,他能當十萬塊錢用。”這一評價一點都不過分。黃克誠始終嚴格要求自己,依然保持在井岡山和長征時期那種艱苦樸素、勤儉節約的優良作風。他一件棉襖穿了好幾年,還打幾個大補丁。師直機關管理員幾次要替他換一件新棉襖。他卻說:“換什么,又凍不了,能穿就行。”那時,每人每月發兩盒火柴點煙用,黃克誠不夠用時,就用火刀石打火,從不多拿一盒火柴。平時,黃克誠堅決不準為他買一支牙膏或一袋牙粉,一直堅持用食鹽刷牙。

當時部隊生活很艱苦,從師長到戰士,各項供給一視同仁。由于當時常常連續陰雨,糧食霉變嚴重,部隊有時吃的是霉黃豆、霉山芋干,還吃麥麩子,很少能吃到大米。每供給10斤霉山芋干,才能搭配給1斤大麥糝子或玉米糝子。黃克誠都是按部隊供應標準吃飯。雖然黃克誠吃的是“小灶”,他既堅持標準,又常與戰士對照,從不吃什么好菜。一個月下來,他總要查問幾次炊事人員:“我這月有沒有超支,有沒有多吃油?可不要把供應戰士的油給我吃了。”另外,黃克誠洗臉用的毛巾只有半截,另半截子剪給別人用。他說:“整條毛巾洗臉太浪費,因為洗臉時只用當中的部分揩臉,兩頭揩不到,結果當中被揩破了,兩頭還是好好的。5000條毛巾剪兩段,夠1萬人洗臉。”黃克誠獨特的“經濟理論”,為蘇北根據地軍民節約開支,共渡難關,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先讓老百姓過橋

194325日,正值正月初一,鹽阜人民沉浸在節日的氣氛中。但日偽軍卻在開展大“掃蕩”計劃的集結行動,妄圖趁機消滅蘇北地區的抗日力量。24日,日軍第十七師團師團長酒井康中將在徐州召集大隊長以上的軍事會議,駐鹽阜區北支山輪大隊長赴徐州開會,接受“掃蕩”搜索任務。8日以后,日偽軍在鹽阜區周圍的據點紛紛增加。217日,日偽軍即出動步兵、騎兵、炮兵、空軍兩萬多兵力,對鹽阜抗日根據地進行空前規模的大“掃蕩”。

一天,新四軍三師師部為跳出敵人的合擊圈,決定從故黃河南向河北撤退,在河上用幾十條小木船臨時架起了一座船橋。此時,日偽軍從阜寧縣西南部的東溝、益林、蘇嘴等地多路分頭北上“掃蕩”,尋找新四軍三師主力決戰。說時遲,那時快,敵人已經逼近故黃河,槍聲、炮聲越來越近,危險在即。這時,故黃河南幾個村子的數百名群眾也牽著牛、抱著雞、扶老攜幼地擁擠到河邊,急于要過河。但河水齊胸,寒冷刺骨,老幼難行,而船橋又只能一個人一個人地單行過河。三師師直機關和警衛部隊的大多數人員還在河南,尚未過河,內心十分著急。黃克誠當時正在河南船橋口上,他見狀大喊一聲:“部隊停止過河,先讓老百姓過橋!”

半個小時左右,老百姓全部安全過了船橋,黃克誠和師部人員才冒著敵人的炮火踏上船橋,向故黃河北撤離。

還你一個“金八灘”

19432月,日偽軍糾集2萬多兵力氣勢洶洶地撲向鹽阜區進行殘酷的大“掃蕩”。218日占領阜寧縣城,20日至26日,對八灘、六合莊及大淤尖地區實行梳篦式的反復“清剿”,妄圖消滅地方抗日民主政府及其領導的抗日武裝,并企圖在八灘建立據點。

黃克誠將八灘區委、區政府領導人韓培信找去,當面交代任務,要他動員群眾堅壁清野,做好反“掃蕩”的準備工作,避免敵人利用現有的房屋建筑建立據點,幾天內必須將八灘街的所有房屋全部拆光。聽說要將八灘街拆光,不但當地群眾想不通,就連韓培信等區鄉領導干部思想上也很猶豫。因為在當時八灘阜東沿海地區屬經濟重鎮,與東坎比肩,時稱為“金東坎、銀八灘”,現在一下子全部拆掉,損失太大,實在可惜。黃克誠斬釘截鐵地說:“為了抗戰的需要,為了人民群眾的長遠利益和根本利益,小局必須服從大局,現在拆你一個‘銀八灘’,等革命勝利后還你一個‘金八灘’!”

實踐證明,黃克誠以軍事家和政治家的戰略眼光作出拆掉八灘街的決定是正確的。為了抗擊日本侵略者,八灘人民作出局部犧牲是完全必要的。

40年后的1983年,時任江蘇省委書記韓培信去北京開會,聽說黃克誠生病住院,特地前往醫院看望多年未見的老首長。黃克誠拉著韓培信的手說道:“當年叫你拆‘銀八灘’,說等革命勝利后還你一個‘金八灘’,你現在當省委書記,‘金八灘’還了沒有?”韓培信先是面有愧色地回答:“對不起老領導,我的工作沒有做好,現在八灘地區還沒有根本改變面貌。”接著,他向黃克誠保證:“請您放心,我一定實現你當年的承諾,建成一個金八灘,讓八灘人民富裕起來。”

經過改革開放40年的發展,八灘的面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成為江蘇省百強鎮之一。黃克誠1943年的“金八灘”的許諾和韓培信1983年的保證已經實現。(摘自《揚子晚報》20181017日)

 

内蒙古快三开奖视频 上海快三技巧 北京pk10 江西微乐南昌麻将辅助 九乐棋牌游戏中心官网 518彩网充值 广西快乐十分计划软件下载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 天和海南麻将旧版 69游戏大厅 沈阳麻将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