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快三开奖视频

一位縣委書記的真實故事

發布日期:2018-06-11 信息來源:字號:[]

  

王步中

 

徐亞輝,曾用名徐軼凡,男,192510月出生于鹽城市大豐區南陽鎮祥北村(原東臺縣第九區大豐公司祥豐鄉二村),祖籍啟東市海復鎮農村。徐亞輝同志曾先后擔任大豐、獨山、貴定、響水四縣的縣委書記,始終懷著對黨對人民無限忠誠的赤誠之心,鞠躬盡瘁,公而忘私,把自己的畢生精力獻給了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事業。

愛國愛黨  敢于擔當

徐亞輝年少時家境貧寒,未曾讀多少書,但他天資聰慧,在村里算是個“秀才”。他待人誠懇,尊敬長者,團結鄰里,帶頭勞動,漸漸地樹立了一定的威信。19439月民主選舉了年僅18歲的徐亞輝任新鄉制祥豐鄉二村村長。上任后他積極肯干,年輕而有魄力,因此從上到下都親切地稱他為“小村長”。他團結村干部扭成一股繩,參軍參戰、征糧征棉、擁軍優屬、興辦冬學等工作完成得既好又快,經常受到表揚。194310月,二村被墾南區委命名為模范村。

19455月,墾南區搞新鄉制試點,民選鄉長,二村村長徐亞輝參加鄉里投豆選舉,當選為祥豐鄉鄉長。

19461月—19555月,徐亞輝同志歷任墾南區區委委員、宣傳科長、組織科長,墾北區區委委員、宣傳科長,墾北區副區長、區長、區委書記,臺北縣委宣傳部副部長、縣委委員,大豐縣委宣傳部副部長、縣委委員,大豐縣委副書記兼宣傳部部長。19555月—195710月,徐亞輝同志任中共大豐縣委書記。

徐亞輝同志對黨無限忠誠,不說假話。大躍進時期,徐亞輝同志轉任大豐縣委第二書記,主管農業。當時,虛報浮夸盛行,外縣不少地方天天大放“高產衛星”,虛報畝產糧食上萬斤、幾萬斤,結果假高產帶來真的高征購,把群眾的口糧甚至種子都作為余糧賣光,弄得老百姓沒飯吃,不少地方出現群眾外出逃荒、得浮腫病,結果又造成田地荒蕪,農業生產遭受極大的破壞。面對嚴峻形勢,在縣委書記毛育人領導下,徐亞輝同志一馬當先,緊密團結一班人,面對左傾思潮壓力,冒著風險,堅持如實上報產量,不搞虛報浮夸;堅持從實際出發,不搞瞎指揮;堅持按勞分配政策,不搞一平二調,群眾生活沒有遭受嚴重影響,農業生產不僅沒有下降還逐步得到發展。

“有困難的事我去”。危急關頭,徐亞輝同志踐行了一個共產黨員的高貴品德。1958年秋季,黃海之濱城市大豐三害(臺風、暴雨、海潮)一齊來。當時情況十分緊急,組織上要求徐亞輝留守后方,他說他是大豐人,熟悉情況,堅決要求親臨海堤第一線指揮抗臺防風防海潮的戰斗。他身先士卒,冒著狂風暴雨,不顧風大雨大潮水大等困難,日夜戰斗在海堤各險段與群眾共同搶險,一連幾個晝夜均未合眼。經過大家共同努力,最后海堤保住了,大豐人民的生命財產沒有遭受損失。

淡泊名利  服從分配

徐亞輝同志從1952年起,連續30年,擔任過江蘇、貴州兩省4個縣的縣委書記。195710月,江蘇省委將省委農工部副廳級處長毛育人同志下派到大豐縣委任第一書記,徐亞輝同志由書記轉任第二書記。他真心地接受了組織的決定,在工作中沒有表現任何的不滿和消極情緒,相反地仍然那樣積極而又熱情地配合毛育人同志抓好全縣工作,使大豐縣在三年困難時期,順利度過難關,沒有一個逃荒要飯的,更沒有餓死一個人,保護了農村生產力,推動了生產正常運轉,成為鹽城地區最為安全的一個縣。毛育人同志稱贊說:“徐亞輝同志是我的親密戰友,與他共事是一種享受,可以學到他不少好思想、好作風,堪稱優秀共產黨員。”

19615月毛育人同志調出,地委又調徐植同志任第一書記,他仍為第二書記,還是主管農業,徐亞輝同志和徐植同志工作中相互信任、相互配合,相處得很好。當時不少地方推行集體勞動、按時計工的勞動制度,結果造成“上工一窩蜂,干活磨洋工”,農活工效低、質量差。大豐縣委在徐植和徐亞輝同志的主持下,又一次頂住壓力,在全縣范圍內推行了“小組記工,相對固定,一包到底,集體勞動,責任到人,按勞計酬”的勞動責任制,克服了干多干少一個樣、干好干壞一個樣的平均主義傾向,激發了群眾的生產責任心和勞動積極性,對大豐農業發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起到了重要作用。19629月,徐亞輝同志再次擔任大豐縣委書記。

黨叫到哪就到哪,黨叫干啥就干啥。他那種絕對服從組織的品格,值得頌揚。1964年秋天,鹽城地委召開社教工作會議,會議期間,地委領導找徐亞輝同志談話,調他去貴州少數民族地區工作,而且要馬上就走。人們都知道,舊社會貴州是個“天無三日晴、地無三尺平、人無三分銀”的地方,中央對這些后進地區,希望加強領導改變面貌,因而需從外省抽調一批干部去支持。此時徐亞輝同志二話沒說,就和愛人朱德政一起帶著四個孩子匆匆忙忙地去了貴州,丟下了老人和一個最小的孩子,大家連歡送的儀式都沒有舉行,只是在鹽城拍了一張照片就算是歡送了。徐亞輝同志一家人從此天各一方,骨肉分離多年。他在貴州省獨山、貴定兩縣擔任縣委書記,長達13年之久。

19773月又奉命調回鹽城,分配到響水縣擔任縣委書記,一干就是5年。當時響水縣是鹽城地區出了名的窮地方,有句順口溜:“小小張黃六(張集、黃圩、六套公社),直通華東局,中央也明白。”在響水期間,他重視農業科學技術,推廣大豐縣輪、間、套耕作方法,提倡科學種田,結束響水多年來單一種植歷史;興修水利,開挖河道、條田溝,引進中山河水,洗堿長水稻;興辦小尖紗廠,發展紡織工業;動員一萬多勞力完成海堤工程,興建三圩鹽場,大搞灘涂開發利用,使鹽稅成為響水財政收入主渠道,響水的面貌發生較大改變。

愛民如子  關心同事

由于1949年大水災,大豐縣農村糧食普遍失收,到1950年春全縣發生嚴重災荒,大部分群眾揭不開鍋,靠青菜、皮糠甚至野菜、樹皮度命,就在這時,在縣委宣傳部工作的高繼寬的父親得了急性肺炎,連續個把星期發高燒40度以上。正急得走投無路之際,此事被時任宣傳部長的徐亞輝同志得知,他立即和機關黨總支商量,決定救濟高繼寬60斤稻谷,并要他立即回家幫父親看病。當時徐亞輝同志家里也多時無糧下鍋,全靠草頭活命,家里也有父母老人,他不顧自己的困難,如此關心同志,讓高繼寬感動得流淚不止。60斤稻子不僅救了高繼寬父親的命,幫他家渡過了難關,更使他感到革命大家庭的溫暖。

大躍進年代“大煉鋼鐵”時,為了收集原料,大豐縣有些公社和大隊干部把群眾家中一些可用的舊鍋、舊農具也收來,有的大隊為了搞軸承,把老年人冬天烤火的小銅爐也收集上來,引起群眾的怨聲和不滿。徐亞輝同志知道情況后,專程在白駒公社召開干部會議,嚴厲批評了這種錯誤做法。他要求,今后凡是可用的舊鍋、舊農具,一律不得收繳;凡是收繳的烤火銅爐,一律送還給群眾。當干部應當時刻關心群眾,不能損害群眾利益。此事得到了迅速糾正,許多老人重新收到銅爐后,激動得熱淚盈眶。他們說:“徐書記真關心我們,真是個好書記。”

徐亞輝同志個人修養好,沒有官架子。他是中央派遣的支黔領導干部,曾在貴州省獨山縣任縣委書記9個年頭,大家都感到他平易近人,關心同志。1965年呂文禮同志在外地參加四清運動,留下4個孩子在家,其愛人張燕臥病在床不能照顧家里小孩,要求老呂回家,但部分領導不同意。徐亞輝書記知道后,親自去老呂家中問候看望,并作了妥善安排,同意老呂回家,使他和家人深受感動。當徐亞輝同志逝世的消息傳到湖南常德時,張燕同志當場流下悲痛的淚水。

在響水任職期間,他對所有的同志一視同仁,無親疏之別,不拉不扯,一是一,二是二。體諒同志,特別是體諒農村干部的苦處和難處,即使下級真的有失誤,他也是采取與人為善、治病救人的態度,最嚴厲的也就說一句“這樣不行吧”,有時還自己出來承擔責任,從不閉著眼睛瞎整人。

嚴于律己  清廉從政

嚴格要求自己,不搞特殊化。他在大豐縣委領導班子中主抓農業,經常要下農村基層,那時縣委僅有一輛吉普車,他從不坐車下鄉,多是踏著自行車走遍全縣。到哪里,就同哪里的基層干部群眾一道吃食堂,飯后繳伙食費,從不允許搞小灶或另外加菜肴;他從不收下邊送給的任何禮品,哪怕是幾斤瓜、幾斤蔬菜。在機關,他住的房子同其他機關干部一樣,沒有任何的特殊。機關黨小組或支部開民主生活會,只要他在家都爭取參加,從不把自己擺在特殊位置。他常說:“我們干部是為人民服務的,是人民的公仆,不可以特殊化。特殊化不是共產黨人的品質,更不是領導干部的品質。”

嚴于律己,一身正氣。1960年劉開軒同志在大豐縣委組織部任副部長時,曾幾次研究認為徐亞輝同志的愛人朱德政在團縣委任部長級干部(股級)多年,根據她的德才情況,應該提拔為副科級干部,但徐亞輝同志到組織部再三打招呼,不要提請常委討論,并說,我知道你們是出于工作需要,但符合條件的人很多,先考慮別的同志吧。就這樣朱德政同志從大豐到貴州,再由貴州到返回江蘇之前,一晃近二十年,一直工作在股級崗位上。此事弄得她當時在貴州的同事面前很沒面子。這不是朱德政同志沒水平、沒能力,而是徐亞輝同志嚴于律己的結果。

工作講民主,不獨斷專行。在響水工作期間,常委會討論形成的制度和程序,他總是帶頭執行;在部門條線干部人事任免等重要問題上,遇有分管常委外出,總要等該同志回來,當面征求意見,然后經全體常委集體討論通過才公布。在那5年多時間,全縣沒有一個領導干部因犯錯誤被處分的,這與徐亞輝同志的己正正人和民主作風有十分密切的關系。

飲食起居,清新節儉。外出蹲點調研時,他對自己特別提出一個“三不”要求,即一不住賓館,只住招待所的普通房間;二不接受宴請,只吃工作餐;三不要干擾縣里黨政領導,重點是到農村了解情況。可貴的是,他不僅這樣說了,更是這樣做了。在他的影響下,少數人“肚里沒有油,下去走一走;嘴里沒有味,安排開個會”的現象,得到較好的收斂。

徐亞輝同志在大豐、響水和鹽城工作多年,一身正氣,送禮不要,請客不到。從未聽說他收過別人一分錢的禮,哪怕是什么土特產,即使有人送了也一概拒絕。他的一生是清廉的一生,他在彌留之際,還囑咐家里人:“我在生前從未收過人家的禮,死后也免收喪禮!”徐亞輝同志逝世后,響水縣四套班子派代表前往吊唁,帶去人民幣1000元,以寄托響水人民對他的哀思。事后,朱德政同志遵照他的遺囑,將錢全部退給響水,后來響水縣委將這筆錢捐給了“希望工程”。(作者系大豐區政協科教文衛體委主任)

 

 

内蒙古快三开奖视频 华赢资管 4x4越野车游戏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网站 合乐888电脑网页版登录 波克捕鱼千炮直播平台 国际飞镖比赛集锦 股票投资 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免费版 稳定的赛车计划软件 刺激战场下载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