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快三开奖视频

初識黃觀

發布日期:2018-05-03 信息來源:字號:[]

  

許正和

 

明“靖難之變”,黃觀赴難。其弟黃覯得脫,攜黃觀之子藏匿“海疆”鹽城。600余載過去了,眼下,實在到了該我們用心撥開這層層迷霧之時了。——題 

 

數月前,我在《鹽城政協》雜志(2017年第3期)上得以拜讀于海根先生題為《挖掘黃觀歷史文化,展示串場河景觀魅力》的文字(以下簡稱“于文”)。依我個人對鹽城地方歷史人文所知,黃觀應該是一個“露出水面”時間并不長的歷史人物。因而,我對此很是感興趣。

通過一段時日的挖掘與研究,現在,我把自己對黃觀的所識整理成了如下文字。這其中,也自然顯示了我個人對黃觀的認知方法及過程。

1

我是先從《明史》入手查考黃觀的。這一查,便馬上發現黃觀是一位很了不起的人物。這么來說吧——黃觀(?~1402),就和明初方孝孺一樣,是洪武、建文兩朝的重臣。因為“忠臣不奉二主”——和方孝孺最終被朱棣“滅十族”類似,黃觀和他的大多家人也為同一事件赴難了。

《明史》載:“黃觀,貴池人……洪武……二十四年,會試、廷試皆第一。累官禮部右侍郎……建文初……與方孝孺等并親用。燕王舉兵,觀草制……辭極詆斥……燕王已渡江入京師……收其(黃觀)妻翁氏并二女……(翁氏)急攜二女及家屬十人,投淮清橋下死。觀……舟至羅剎磯,朝服東向拜,投湍急處死。”又說,“觀弟覯,先匿其(黃觀)幼子,逃他處。”此外,《明史》還有一些關于他的零散記載(略)。“時危見臣節,世亂識忠良”——我們不難看出,黃觀的確是一位真正的有“節”之“臣”“忠良”之士。

其它史料或古人筆記也有所見,摘其要者:據明季楊慎《廿一史彈詞》記,“建文死節諸臣,其受戮之最慘者方孝孺之黨,坐死者八百七十三人……以及卓敬、黃觀……等,多者三族,少者一族。”據清初顧炎武《圣安本紀》、計六奇《明季南略》所記,“補予建文朝死難諸臣謚……”,皆有關于黃觀謚號的記載“禮部侍郎黃觀謚‘文貞’”。前者,記載了黃觀之受滅族之戮,在滅三族與一族之間;后者,則反映了黃觀被平反的年份和謚號。

2

黃觀身上,除了有著明確的忠臣、烈士的標簽之外,另一個極為耀眼的亮點便是今人所稱的“學霸”“考神”。

于文說,“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黃觀)參加由明太祖朱元璋親發策問的殿試,黃觀高中狀元。之前,從童生到狀元,黃觀所向披靡,順利通過六次考試(縣考、府考、院考、鄉試、會試、殿試),而且均獲得第一名。時人贊譽‘三元天下有,六首世間無’。中國科舉考試綿延1300余年,在576名文狀元中,‘六試六首’者唯黃觀一人,近代學者以‘一代忠烈,絕世考神’美譽贊頌黃觀其人”。我特地查考了一下:據明王世貞《科試考》記,“洪武二十四年辛未,天下會試者六百六十人,取中觀等三十一人。廷試,仍賜觀第一,時年二十八……”我以為,王世貞《科試考》的記載不僅和《明史》的記載一致,同時,其延伸性記載也很有價值。在此前后,我也見到了幾處關于“三元”“六首”不同說法的記載,其間又有頗多疑點和爭議,我在這里就不一一展開說了。我想,關于這一點,當以正史記載的“會試、廷試皆第一”為準;而“三元天下有,六首世間無”提法的出處,亦當以可信的根據(比如黃觀家鄉地方史志的記載、實物碑刻等)為準。

又不管怎么說,黃觀從少年時期刻苦求學起,必然經歷了“小考”無數、“大考”若干,直至在28歲考中狀元,達到了學業上一種峰巔的狀況。所以,用今人的眼光,給他戴上“學霸”“考神”等桂冠,無疑是適合的。“古來忠烈士,多出貧賤門”(唐·崔膺《感興》)——作為一名“貧賤”之門出身的“忠烈”之士,這一點尤為難得。

3

現在,我們得把視角回到黃觀和鹽城的關系上來了。

于文是這么說的:“(黃觀赴難之后,其)幼子得黃觀之弟黃覯掩護,潛入鹽城海邊藏匿,更名改姓,繁衍生息。明萬歷二十四年(1596年),黃觀始得昭雪,補謚‘文貞’。”又說,“黃觀直系后人在鹽城大地繁衍生息,如今已達5萬之眾”。

對于文此處的一些敘述,我并未感到滿足。經過網上搜索,又在“江蘇黃氏宗親網”發現署為“厚群”的《鹽城八營黃氏辛卯尋根記》一文。其中是這么說的:“600年前,觀高祖胞弟覯公攜‘大張’(黃觀子)逃匿海疆之后,第八營黃姓由此得以生根發芽。甚幸的是,覯公鑄了‘忠臣之弟,蒙難海疆。忠臣為誰?名觀姓黃。’16個字于銅鎖之中,使得第八營黃姓一脈有根所植。”我特別注意到,這篇文字還詳細記錄了鹽城第八營黃姓族人六下安徽池州尋根的經歷。其中,尤其在第六次取得了突破性收獲,不僅和池州方面的黃觀后人、黃觀研究者建立了互信和有效聯系,還見到了池州方面保存的《黃氏宗譜》,并且還帶黃觀墓殘碑一塊回到了鹽城。  

其后,我又在網易博客“滄海一粟的日志”發現《黃氏宗譜驚現池州》一文。其中,對黃觀后人繁衍的敘述更為清晰:“……開鎖之際,‘靖難’期間被誅九族的忠良也早已昭雪……家人呈報官府……黃姓恢復,家人心頭的陰影一掃而光”“海疆多澇……到范公堤以西擇地定居生活……至第七代孫黃國梁成家時,黃氏一家正式定居于鹽城南郊、串場河西的第八營……”

4

黃觀后人定居鹽城一事,似乎已無需外人置疑或者評述了。但我還是愿意從我個人的理解角度,對黃觀弟黃覯之所以選擇鹽城作為藏匿之地這個話題,說一些個人認識。

首先,就黃覯本身來說,即使各方面都比不上已經取得了重大人生成就的哥哥,但想必也不會差不到哪里。至少,他也應該是一個有一定學養、智慧和眼光的人。他必然知道,能不能選到一個理想的藏身之地,不僅于自己和侄兒生死攸關,還在于后世的傳承和香煙的接續。在這個問題,他一定會慎之又慎。我思量,黃覯之所以選擇鹽城作為藏匿之地,可能出于以下一些考慮:

其一,鹽城地處海隅,比之交通要道上的州縣,相對偏僻、安靜。其二,其時為建文四年,距明初“洪武趕散”過去的時間并不很長,因而鹽城當時接納的來自“蘇州閶門”(實際可能有蘇、淞、杭、嘉、湖等地)的外來人口總數在“一萬余人”(據1993年版《鹽城縣志》“大事記”)。外來人口多,口音混雜,則更不容易以口音暴露。其三,朱棣朝廷大多會把注意力放到黃觀的家鄉池州,而鹽城卻處在燕王大軍南侵經過的地區。“反其道而行之”,可能產生一種迷惑作用。其四,明初,鹽城東側海岸線當在距縣城以東510公里左右。相信在這一大片灘涂之上,除少數鹽場和散住的灶戶之外,則是大片的蘆葦、鹽蒿、狼尾巴草等植物,當然還會有若干通海河瀆。不僅有利于藏身,更重要的是,倘若風聲過緊,形勢過迫,也便于雇船從海上二次出逃。其五,“夫鹽城者……其人則多忠孝節義瑰瑋之行”(引自明萬歷鹽城知縣楊瑞云《鹽城縣志序》)、“人亦頗近循良……”(引自清代名臣、民族英雄林則徐《林則徐集·日記》),雖此兩處引語的產生遠在黃觀赴難之后,但畢竟是鹽城傳統民風的一種體現。綜合以上幾點,我覺得很可能就是促使黃覯選定(或一路漂泊最后落腳)鹽城“海疆”藏匿的重要因素。

六百多年過去了,以鹽城“第八營”為核心居住地的黃觀后人繁衍不息,并呈無限生機,不僅實現了仁勇黃覯的初衷,還足以告慰英烈黃觀的在天之靈。也真是應了那句老話——蒼天有眼,不絕忠良之后!

5

關于黃觀與鹽城關系的話題,其中也還有一些值得我們細加思量之處。試舉一二如下:

于文說,“明萬歷二十四年(1596年),黃觀始得昭雪,補謚‘文貞’”——我覺得,以黃觀在洪武、建文兩朝為官(及學業)的聲望,當鹽城縣衙知悉黃觀已經“平反”并且獲朝廷謚贈,加之有后裔逃匿并實住鹽城之后,至少是應該將黃觀之名、黃觀故事寫入縣志的。其中,鹽城歷史上第一部縣志——明萬歷知縣楊瑞云主編的《鹽城縣志》修成于黃觀昭雪之前的萬歷十一年,當然不談。而萬歷縣志之后的刻本也好,重修也好(尤以光緒21年縣志為要),均未見將黃觀之名列入,不知何故。

另,就我個人的愿望而言,我是非常希望能親眼見到那把至關重要的銅鎖的。當然,還有滄文述及的鹽城第八營黃姓族人帶去池州的“始自一世祖黃觀一直延續下來的世系譜牒和當年黃觀墨寶真跡”等——我當然明白,若想實現這個愿望,需要等待某種機緣。

我將這樣的一些個人疑慮(或想法)記在這里,正是為了今后在進一步研究黃觀的過程中能夠獲得新的發現和認識。

無論是作為一樁歷史事實,還是作為一種獨特的人文現象,客觀地看,也是黃觀、黃覯兄弟賦予鹽城大地的一種恩賜。因而,除了黃觀、黃覯的后人之外,作為今天所有的鹽城人,我們都應該分外珍惜。于海根先生是一名市政協委員,對于他提出的“在鹽城現有黃觀墓園的基礎之上規劃建設黃觀歷史文化公園”的提案或建議,我以為是極有見地的。倘使我們真的這么做了,不僅使得我們的串場河水岸又增添一處重要的人文景點,也必然在弘揚中華傳統文化、彰顯鹽城地域文明等方面發揮難以估量的社會效益!

如題,本文僅僅只是“初識”。希望今后再有某種機緣,以促使我續寫《再識黃觀》。(作者系江蘇省作家協會會員)

 

内蒙古快三开奖视频 号百彩票 算命图片 乐彩网app地址大全 河南快三怎么玩才能赢 乐彩网是黑平台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50期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号 手机麻将作弊器哪个好 星空棋牌手机版 上饶同城麻将下载 淘宝快3怎么玩的